紫橙CP问卷

画手:阿维、君安 写手:小宝贝

1.写/画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Cosmic radiation

※TMNT2012+AU

“为什么要歧视我的三角裤!!!傻乌龟才穿兜裆布!!天才乌龟只穿子弹头内裤!!”

米开朗基罗字字真心行行血泪,大喊大叫着捍卫自己穿子弹头内裤的权利,他早些时候占据了家里的轮胎秋千,所以现在他有资格居高临下向他的哥哥们嚷嚷,严正抗议成年后也继续被当做小孩子。

“我就上个厕所的功夫,你怎么就又被内裤广告洗脑了?”

多纳泰罗看着脑洞奇葩的幼弟可着劲在秋千上扭来扭去,顿时一阵头大如斗。

上周是丰胸广告,米开朗基罗整整一周都缠着他要做隆胸手术,上上周是约炮软件广告,他和另外两个兄弟不得不把某个恋童癖塞进垃圾桶一路滚进了警察局……

多纳泰罗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夜间节目广告,他早该黑进纽约频道的节目播放表的。

“它可以凸显我的男性特征,而且穿上去会看起来‘迷死人的性感’。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成年了,穿什么衣服是我的自由!!”

在李奥那多来得及说什么之前,铁尺已经从红头带忍者手里脱出,精准地朝着幼弟的胯下飞出去了,小乌龟浑身一抖,紧绷的布料“噗嗤”一声裂开了,从里面掉出来一根不足半扎长的小黄瓜,在管道上蹦跶了两下,扑通一声落在水池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拉斐尔率先笑死在沙发上了,

“麦奇…”看着米开朗基罗的蓝色的眼睛开始积蓄水汽,天才轻声放缓了语气向幼弟解释,

“内裤广告一般会在里面塞一些填充物来显得内裤有立体感——”

“所以,你完全不需要往里面塞黄瓜来装点你的……呃,男性特征?”Leader也尝试着安慰幼弟,米开朗基罗小脸上的固执和倔强让他有点内疚,此时也不禁开始责备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把幼弟当小傻瓜哄。

“是啊是啊,小一点也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拉斐尔第二轮笑死在沙发上,

“这不公平……”家里最小的乌龟涨红了脸,

忽然,他抬起头看着有些担心他的三哥,深深了一口气,

“我也想要多尼那么大!!!”

自尊惨遭蹂躏的十六岁少年变种龟哽住了,跳下秋千扭头跑进自己屋子里,重重地甩上门,长长的泪痕在空气中留下星光点点——

然而已经没有人顾得上幼弟摔得粉碎的自尊心了,李奥那多和拉斐尔正用一脸复杂的表情,无比惊诧地盯着一脸无辜的老三和他的胯下……

2.写/画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Cosmic radiation

※TMNT2012+AU

※蓝红有性暗示,无具体描写

米开朗基罗把最后三个花椰菜倒进大哥面前的盘子,转身爬上高脚凳挨着多尼坐好。

他的专属座位位于厨房最佳位置,不论是门口还是冰箱都是最近的,这就意味着他不光能在惹恼拉斐之后迅速溜出厨房,而且伸手就能打开冰箱,抢在有的哥哥之前顺走零食饮料。

Captain Dash,my love...

大厅里的电视机还在播放太空英雄的经典桥段,那个长得活像是泰瑟兰盾大恐龙一样的女克林贡科学官顾问在舰长脸上吧唧出来好几个响吻,接着是一个黏黏糊糊的法式深吻。

米开朗基罗抬头瞧着曾经对于此类桥段无不表现出过度保护欲的兄弟们,几个正在享受早餐的哥哥对这堂而皇之的湿吻无动于衷。于是米开朗基罗思考,

他们到底是怎么发出这种声音的?

难道是吃了超大份辣酱的芥末鲟鱼吗?

否则怎么会连哼带喘的。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这里的时候李奥和拉菲正争先恐后地捂住他的眼睛。当然这都是一年前的事了,这片子已经看过不止三遍,第一遍和,被李奥霸占电视回放的第二遍,和第三遍。

米开朗基罗几乎能背诵接下来的台词,

女克林贡人会恶狠狠地把舰长推在一边,开始逼逼叨叨的讲她的那些邪恶计划,然后被达史舰长用镭射枪打成一摊水儿。

那为什么他们还要接吻?

为什么她明明喜欢达史船长,却还要私下里和他的大副接吻,最后却又要背叛他们?

这是个骗局吗?

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克林贡女科学官完全可以直接干掉这一船的人。

那她为什么要哭呢?

“麦奇,你不吃吗?”他哥哥问,

米开朗基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戳着盘里的煎蛋,越发绕成一团的脑子里仍然试图搞明白其中缘由。

过了一会,小乌龟若有所思地开口了,

“多尼,人和人为什么要接吻呢?”

问题一出,李奥吐出了早茶,拉斐瞪大了眼睛,而多尼早就对米开朗基罗五花八门的诸多疑问习以为常,继续将花椰菜拨进幼弟的盘子。

小乌龟攥紧了叉子,哦,世界上怎么有花椰菜这种人神共愤的东西。

“当然是为了爱。”多纳泰罗举重若轻地说,

米开朗基罗抬头看了看对面两个兄弟,李奥在擦他吐出来的早茶,拉斐表情惊惶,他看上去有些紧张。

“那我是不是该吻你还有拉斐和李奥?”

多尼闻言笑出声,伸手摸了摸幼弟的脑袋,

“我指的是爱情那种爱。”

“我觉得你用的词超纲了,Don。”拉斐不咸不淡地说,他正试图用叉子去扎盘子里的豌豆,结果用了太大的力气,导致它们四散奔离,几乎蹦下桌子。

“呃,有什么区别吗?”米开朗基罗叉起盘子里的花椰菜塞进嘴里,嚼也没嚼就咽下去了,这玩意滑下喉咙的感觉简直像是脆皮蟑螂。

“当然是有区别,”多尼继续耐心地解释,“你喜欢李奥,你会想跟他接吻吗?”

麦奇抬起头,认真地看了看李奥,后者正低头凑近盘子狼吞虎咽地扒饭,米开朗基罗感到疑惑。

李奥就哪怕是吃寿司都会用三文鱼那一面的三分之一蘸酱油,甚至,他可能自从破壳到现在都没洒出来过一粒米饭,而最奇怪的是,他不是最喜欢说教吗?

“唔,老实说,dude,我看不到他的嘴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小乌龟实诚地回答问题。

“咳咳咳咳——”李奥那多直接被噎住了,一个劲不停地咳嗽,拉斐尔翻了超级大白眼。

“那就不是了,”多尼轻笑出声,

“如果是爱情,你想到他就会想和他接吻,而不是思考自己想不想吻他。”

终于吃完了一小棵花椰菜的米开朗基罗如释重负地放下了叉子,学着他的天才哥哥一样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

哪里不对?

“那我们不是亲过很多次吗?!”

不知道为什么,多尼登时成了餐桌上的焦点,李奥和拉斐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绝伦,

“可是亲脸亲额头都不算是接吻。”

紫头带天才抿了口咖啡,语气就像他刚刚抿了口咖啡。

“怎么会不算呢?”

小乌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是这样的,他哥哥轻飘飘的否定突然触及了他胸口里的某处,难道多尼一直以来都把他当做——

迫切的欲望让麦奇想要证明一种他尚且无法名状的情感,他干脆跳下桌子抓住了紫头带忍者的肩带,抬头吻了上去。

他紫头带的哥哥愣了一下,没有更多的言语,而是冷静地回应着他。

米开朗基罗惊讶地发现原来多纳泰罗的嘴唇有那么软,还有一股咖啡的苦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今天早上加了一些昨天剩下的牛奶,这个吻更像是在亲咖啡味的棉花糖。

多纳泰罗的呼吸轻柔地喷洒在他的面颊上,有点痒,也很温暖,可他一点都不紧张,初吻完全不像是电影里演的那样让人脸红心跳,除了一闪而逝的窘迫,唯有安心,一如既往的安心。

现在米开朗基罗犯难了,他不知道该怎么结束。最后还是多尼轻轻推开他,把他按在椅子上的。

“吻完了,感觉怎么样?”多纳泰罗拎起咖啡壶给自己续杯,

“嗯嗯,感觉好棒,再来一次?”米开朗基罗点头如捣蒜,眼睛里缀满了星星,

“当然,麦奇,如果你把花椰菜吃完的话,我们还可以再来一次……你吓到李奥和拉斐了。”

“为什么李奥和拉菲会被吓到?”

米开朗基罗反问,他不想吃花椰菜,所以看向了桌子上另外两个被强行按在狗粮里摩擦的哥哥,然后看向了多尼,

“他们还做过更过分的,李奥把他的小棒棒放进拉斐的尾巴里了。”

厨房里的空气立时凝固了,多尼第一次认真地看向了拉斐和李奥,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长久地停驻在他的另外两个哥哥身上,几乎把李奥和拉菲的脸上各烧出来一个洞,过了一会,他扭头看向隐约嗅到了空气中某种微妙电流却又无法解释其中奥妙的幼弟,

“麦奇,你想试试小棒棒吗?”

“想啊!”想想那天起夜撞见的盛况,米开朗基罗想也不想地点头回答,他还记得拉斐尔的表情,而他会记得是因为他从未见过拉斐尔有过那种表情,

美妙的表情,

“那就快把你的花椰菜吃完。”

他哥哥波澜不惊地抿了口咖啡,把话题岔开了。

3.写/画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刻

Cosmic radiation

※TMNT2003

※Same As It Never Was...(0373)

“也许你说得对,我只是被失败压抑太久了,太多不利的境地,太多被动的条件。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躲躲藏藏了,也不想活在以善良为弱点的世界。”

“也许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让我去吧,我来操作爆破的胜算更大一些。”

“不,”

米开朗基罗认真的摇摇头,星火从他嘴角几乎燃尽的香烟上飞落下来,消失在寒风里。即使他弟弟已经四十多岁,这个动作却还透着儿时那种熟悉的稚嫩,多那泰罗几乎气息一窒,

“这不是你的战斗,”

他弟弟将最后一口烟吸进胸腔,凝望着远处曾经是他们家的方向,像是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快乐,一抹微笑染上他嘴角,然后他轻声对多尼说,

“你要守护好你的世界,不要让邪恶进驻这里,也要好好爱我,不要让我变成今天的样子。”

多纳泰罗皱眉,心口的钝痛几乎盈满了他的眼眶了,彼时他弟弟还是拿着吹吹卷追在他后面要糖吃的小乌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失去多纳泰罗的米开朗基罗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也不知道那个本该留在米开朗基罗身边的多纳泰罗又去了哪里。

一时间浓稠的绝望几乎将他压倒,多纳泰罗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疲惫,许久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干涩得仿佛对命运摇起了白旗,

“你不能一个人去,不是吗?”他近乎偏执地重复道,“不是吗?”

闻言他弟弟眨了眨眼睛,这让他的皱纹不是那么明显了。麦奇颇有些无奈地思考了下,随即冲着多尼温和而笃定的笑了,

“正是因为我心有挂念,才无法披荆斩棘。”他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兄弟,“开心点,Don,运气好的话这一切都会结束,你会回到你的世界,再也不记得这一切。”

“你不该独自一人……”承担这一切……

“我不是独自一人,我还有反抗军,还有April,还有你。”

“麦奇……”

多尼终于挤出了喉咙里那团沉重的哽咽,米开朗基罗把香烟握进掌心熄灭了,吐出最后一缕烟,用仅剩的那只手臂搂住他的后脑,用力吻住多尼的嘴唇。干裂的嘴角渗着鲜血,亲吻却是温柔的,甚至是缠绵的,多纳泰罗在烟草气的麝香和血腥中战栗着,用力搂住他弟弟。

“我也爱你,多尼,在那一边见吧。”

旋即怀里一轻,米开朗基罗离开了,他的步伐轻快,仿佛不曾来过这里,也永远不再回来。霎时间,汹涌的热泪滚下多尼的面颊。

所有的聪明才智,所有的温情和柔软 ,所有付出和没来得及付出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偃旗息鼓,弹尽粮绝。多纳泰罗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无法挽留的一切,所爱的仅剩的一切,走向敌人的高墙碉堡,走向故事的末日与终章……

4.写/画这对cp深井冰的时候

Cosmic radiation

※TMNT2003

“哇哦…”米开朗基罗在黑暗中发出一声惊叹,“我是说……哇哦……”

“嗯?”多纳泰罗的声音带着笑意,

“Donnie,我没想到,我们的老二竟然是……夜光的!”

“准确来说,只有发情期才会,平时不会这样唔唔……”

多纳泰罗抽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阴茎被弟弟握在手里,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和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不行。”多纳泰罗摇头,

“你又不是没有爽到,好嘛好嘛,Donnie,求你啦,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一起度过的发情期,一定要留下超棒的回忆……”

“不,你上次你就非要在自由女神像的脑袋顶上做爱,结果我们差点掉下去。”多纳泰罗斩钉截铁,他不需要看就知道米开朗基罗脸上挂着一抹坏笑。

5分钟后……

米开朗基罗卧室天花板上的迪斯科球精光四射,流光溢彩,把整个空间都照得宛如迪厅,两只乌龟浑身赤裸,随着复古摇滚强劲的鼓点摇摆着身体,身上的某个器官随着也随着身体剧烈摇摆,闪闪发光,

“这下我们再也不用垃圾箱里捡5美元一把的LED光剑了就能在卧室里玩绝地武士大战西斯了。”麦克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大喊,

多纳泰罗没听见他弟弟的话,重金属摇滚像通电般充斥着他的四肢,他甩得正high……

5.写/画这对cp色气的样子

Cosmic radiation

※TMNT2018

※有具体性描写

米开朗基罗通常对于他不太理解,或者理解不太深的东西表出某种被动的羞怯和好奇,毕竟他的哥哥们大部分时间都把他当做小孩子,但是自从他上次只身一人出去和脚帮打了次遭遇战之后,这种情况终于有所好转。

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是如此之美好,以至于米开朗基罗几乎沉浸其中,李奥纳多主动把床底下私藏的色情杂志让给他了,而多尼取消了电脑上设置的家长锁,拉斐尔甚至会磕磕绊绊的给他讲生理学知识,当然他还没讲完麦奇就分不清他的脸和头带了,这让他显得很可爱。

在囫囵吞枣般汲取了某方面的知识之后,米开朗基罗越发觉得自己的理论知识和实践之间还有很大一部分空白,他决定尽快赶上他和哥哥们之间的距离,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个情况,

多尼通常戒心很重,当然这不怪他哥哥,主要是他们的老爹吃人饭不干人事导致的,但是在某些时候,尤其是某些极端条件下,多尼会暂时卸下那种无形的防备,嗯,是的,就像李奥床底下那些三流地摊文学里写的那样,

“男人总是会在性高采烈的时候失去戒心。”

一开始米开朗基罗并不确定这句话的真实性,毕竟那是三流地摊文学,还是李奥纳多借给他的厕所读物,这二者都声名在外,你总是不知道这种组合凑在一起是更靠谱一些,还是更不靠谱,可是这么个结论就在米开朗基罗巧舌如簧的吞吐之间应验了,

他甚至没想到多尼的反应有那么好,以至于会露出一瞬间的破绽,让米开朗基罗有时间用那个从李奥纳多床头柱上摸来的全自动镣铐把他哥哥拷在椅子上(那玩意就堂而皇之的挂在李奥的床柱上,荧光粉色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干嘛用的)。

现在,他紫头带的哥哥显然对于失去主导权感到十足的焦虑,正浑身肌肉紧绷,发出诸如“放开”“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会后悔的”等碎碎念,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尼一旦对当下的情况失去控制就会废话超多,通常米开朗基罗是缓解这种紧张的小能手,但是眼下他很享受自己作为始作俑者的快乐。他熟练地搂住他哥哥的脖子,不太熟练地啃着眼前那个因为饥渴而不断滚动的喉结,这几乎让多尼倒抽一口冷气,原本就抵在他尾巴上突突跳动的阴茎变得更硬了,

“你会后悔的,麦奇,”多纳泰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他双眼发红,阴茎胀痛,觉得这个档口自己再不插进去可能会当场爆炸了,

“你会不理我吗?”

自从反客为主之后就不曾开口的米开朗基罗突然蹦出来一句,

“什么?不,我当然不会,”多纳泰罗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

米开朗基罗的尾巴在他的阴茎上活蹦乱跳地打着拍子,他完全可以想象出他们下身紧贴的样子。他太兴奋了,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个濡湿的细缝在他的龟头上打磨,几乎能听到黏液摩擦的声音,他的两条腿在发抖,不是因为发酸,而是因为他胀的发痛,

“那我干嘛要后悔?”米开朗基罗坏笑,一口咬住他哥哥的锁骨,

“OW——!!”疼痛的刺激让多纳泰罗急败坏地大叫了一声,

米开朗基罗很满意现在的状况,勃起的阴茎在他们的腹甲之间摩擦着,空气中充满了他哥哥浓郁的麝香气息,多尼结实的肌肉在他的臂弯里绷紧,双手反铐在椅子背后无法挣脱,麦奇不需要看就知道那个可笑的情趣手铐正深深陷进多纳泰罗的手腕里。于是他颇有仪式感地抬起身体,慢慢地引导多纳泰罗的阴茎插入他的身体,

“啊……”尾巴被撑开拉伸的感觉,几乎让小乌龟差点松开手,他哥哥忍着寒颤,呼吸急促。好吧,看来这件事没他想象中那么简单,至少不像那些色情杂志上画的那么简单——

只是纳入顶端就让他感觉很困难,麦奇稍作休息,把手放在多尼的肩膀上继续慢慢往下坐,足够湿润的润滑让这个过程变得十分顺畅,多尼几乎是滑进他体内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可抑制的收缩,贪婪的想要把他哥哥的阴茎整个吞进去,多尼真的很长,至少比他要长的多,于是这个过程就变成了这样——

“No,no,no,o,no,no,no,no,no,no,no…啊啊啊啊——”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每当他呼吸就能感觉到多尼硬胀的阴茎抵在他体内,这种深深的嵌合几乎让米开朗基罗射出来,他保持着插入的姿势定了定神,试探性的扭动了下身体,这让他哥哥立时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吟,忍不住挺起胯向上顶了几公分,

“如果你在我的生理课上好好听一会,就会知道我和你们三个到底有哪里不同……”多纳泰罗嘶哑的说,在米开朗基罗有力气说话之前,低头有些粗鲁地擒住他的嘴唇。

这个吻充满了掠夺性的欲望,他哥哥的舌头毫不客气的在他嘴里模仿着性交粗暴地戳刺,吮吸搅动,仿佛在暗示某种毫无底线的狂欢。这让米开朗基罗感到有些害怕,而深深抵在他体内的阴茎有力的搏动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灭顶的快感却几乎让他浑身发抖,

“D……”

米开朗基罗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坐的太深,而多尼把他撑得太很满,他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听到了一声非常轻的,几乎让他毛骨悚然“咔哒”声,

“My sweet sweet angelo…”多纳泰罗得意的眯起眼睛,嘴角抽搐着挤出一个报复性的冷笑,

“知道什么叫一步到胃吗?”

米开朗基罗在两秒后知道了什么叫“一步到胃”。

Ps.鳖类一般会有比较长的……所以阿紫给麦麦补了这么一课

“一步到胃”↓ ↓↓

Cosmic radiation

6.写手来写文字,画手配图

Cosmic radiation

※TMNT2003

※OT4前提下的紫橙

※有性暗示无具体描写

“你是我们中最后一个学会说话的,”

多纳泰罗轻柔地从幼弟手里拉出一小段毛线,将手里的一小坨毛线打了个活口,米开朗基罗伸直了有点发酸的腿,头抵在他哥哥的肩膀上伸了个懒腰。

父亲在睡觉,李奥在冥想,拉菲在凯西家帮忙,除了Klunk因为被关进卧室而发出的委屈挠门声之外,电视遥控器,冰箱,还有多尼这周仅剩的几小时非修理时间,构成了本周最惬意的午后。

拉菲今年决定今年圣诞节给父亲织一个茶壶套——是的,这个计划跟我有关的部分就在这了,我知道你们不信,但这活绝不是因为我恶作剧导致的后果,而是因为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事实,猫天生对毛线球无法抗拒不是吗?

就像地心引力,狂风暴雨或者爱情。

“唔…”毛线一圈一圈从双手间绕过,米开朗基罗的的眼睛开始发直,脑子也开始放空了。

“你那时候特别可爱,有点挑食,所以个子很小一点点,但是特别可爱。”

“嗯。”橙头带的乌龟勉强点点头,注意到他哥哥说了两遍“可爱”,并试图在有人夸他可爱的时候把思绪拉回来,“我至少会叫你们的名字。”

“你最先会叫的是我的名字,我想可能跟我总帮你搞定尿床。”多纳泰罗想了想,没有摆出“每年都在家庭聚会餐桌上分享你五岁尿床的蠢事下饭吃”的调侃表情,

“唔唔,”麦奇用软趴趴的鼻音表示赞同,他知道多尼不会这样,从来都不会。

“你还记得你第一句说完整的话吗?”

“什么?”他开始抖腿,防止昏昏欲睡提前让自己寿终正寝——Raph扬言如果在他回家之前没有把所有的毛线团好,他真的会用老二噎死自己的亲弟弟。

“你那时候特别爱看广告,尤其是丰胸广告。”

“嗯哼,我是我们中第一个猜出来爱普尔准确三…哈围啊……”他试图在脑子里把拉菲又脏又荡的警告再过一遍,用手里的毛线捂住了哈欠。

“你确实有超乎寻常的观察力,麦奇,”多纳泰罗咯咯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日后为什么这张嘴变得这么烦人,当年父亲为了教你学说话,经常抱着你看电视剧打盹。”

于是米开朗基罗偏头想了想,他能在父亲的言情剧里面学点什么?

“弗兰克,快点,我老公要回来了。”

“杰西卡你不能嫁给平克曼,因为你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

你认真的?

麦奇,父亲也许会在夜里浏览Adult swim或者pornhub,但他在你小的时候绝对不会让拉着你看这种东西。

“…不记得,我说的什么?”

“你说,‘我爱你’。”多尼轻笑着说,眉宇间透着对这段回忆的满足表情,

好吧,看来我当年没少受三点八档言情剧的荼毒。

麦奇耸耸肩,他还没沙发高的时候就已经学会偷懒,撒娇,恶作剧,以及,啃多尼的壳子磨牙。至于为什么是多尼,大概是因为李奥已经在为了作为一个领袖起早贪黑,而拉菲只会吓唬人——这只肌肉发达的乌龟小时候绝对是下水道恶霸,唯有多尼耐心绝卓,一分钟都能原谅他八次。

“唔,我记得当时你对我说,‘我也爱你’。”

“是的,麦奇,我这一生第一个记忆,就是爱你。”

“我也是,伙计。”他开心的说,

温暖的满足感漫过他的胸口,如同一股奔腾的暖流,他抬头迎上多尼的目光,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睛散发着瑰丽而柔和的光芒,上扬起的嘴角显然是一个亲吻的邀请,麦奇忍不住抬头用面颊磨蹭他哥哥的鼻尖。

哦,对了。

“如果现在打个啵,你能发明个劳什子机器把这剩下的毛线缠完吗?”

“我还以为你想被他噎死。”他哥哥眨了眨眼睛,用一种毫不知情的语气说。

该死的,为什么多尼自作聪明的时候也这么好看?

“哦拜托,多尼…”想到拉斐尔信誓旦旦的威胁,麦奇不禁头疼的地呻吟,然后干脆四仰八叉靠在他哥哥的胸甲上,

“你不想把今晚睡前的所有时间都浪费在这坨毛线里吧?”

米开朗基罗天真又无辜地看着多纳泰罗逐渐扩大的笑脸,

“你真会讨价还价,不是吗?”

接下来他张开了嘴,却再也没机会讨价还价了……

7.现在由画手来画一张这对cp的图,由写手来配文。

(图:明君安 填词:小宝贝)

Cosmic radiation

8.最后写/画一篇文/图,送给对方吧~!

Cosmic radiation

Cosmic rad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