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Daddy[好的爸爸]》 (TMNT2018,未来Lx年轻M,授翻)

我不知道Daddy issue该怎么翻译,但是你们懂的都懂.

原文自Freckled_Sunshine,已获得授权转载翻译.

未来Leo很乐意告诉小麦奇一些他还未曾知晓的性癖...

Leonardo放松地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搭着沙发背,另一只手舒服地放在扶手上,他还记得自己年轻那会是怎么逼逼个不停抱怨这个烂沙发的,凹凸不平,垫子太软,弹簧太硬。

然而他觉得现在它是世界上最舒服的东西。他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身体沉浸在美妙的布料之中,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此时此刻的美妙绝伦了。

过了会他再次睁开眼睛,低头看看那只趴在他两腿之间的小乌龟,嘴巴正贪婪地照顾着他的勃起。

“放松点,Mikey,它哪也去不了。”Leonardo压低声音说,以免吵醒了其他人,或者引来拉斐尔。

老实说他该阻止他的小弟弟这么做的,Mikey太年轻了,充满了未知可塑性,但是讲真,Leonardo知道一些其他人,甚至是曾经的他自己都不知晓的事情,关于米开朗基罗的那些秘密。

Mikey从Leonardo的老二上抬起头,冲着他轻笑了一下。

“抱歉,爸爸。”小乌龟有些害羞的说,他低头放慢了速度,把更长的尺寸含进嘴里舔弄着,尽可能地吮吸每一寸他能够用舌头够得着的部分。

“真是个好孩子,”Leo赞许道,他放下控制,允许Mikey继续为他口交,让他的小弟弟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探索一切。“所以你现在喜欢有个‘爸爸’了?”他问道。

Mikey再次慢慢抬头,让老二从他的嘴里滑出来,笑着对Leonardo点点头,“我希望……拉斐尔可以…”

“他还是有戏的,”Leonardo说,“但是现在,他有太多道德礼法的束缚了,所以我很乐意帮你解锁自己的性癖。”

“毕竟你已经做过一次了,对吗?”Mikey问。

Leonardo笑着点点头,“是的,我已经开发过一次了,而且我有更多经验,可解锁任何你喜欢的方式,甚至是你还不知道的那些。”

“哦?”Mikey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信任,“我还喜欢什么?”小乌龟迫不及待的问,一如既往地渴望接受新知识。

“你真想知道?”Leonardo问。

Mikey的热情让Leonardo不禁笑出声,他弯下腰,轻轻地拉着Mikey的胳膊,引导小乌龟坐在他的大腿上,让他的老二贴在Mikey的尾巴上。

“你真的对性爱很狂热,我甚至数不清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黏在我老二上的次数了。”

“真的吗?”Mikey惊奇的问,他的双手自然地放在Leo的胸口上,闻言忍不住摇起了尾巴,这几乎让他的入口和尾巴紧贴在Leo的老二上摩擦。

“是啊,我一度怀疑这是你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Leonardo说,“身体臣服,将控制权交给你信任的人。”

Mikey脸红的低下头,

“你能让我看看是怎么做吗?”小乌龟小声问,抬头看了Leo一眼,脸颊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

“求你了…爸爸?”

Leonardo忍不住微笑,倾身亲吻着Mikey的头顶,

“我怎么可顶得住这么可爱的眼神呢?” Leo把手伸到Mikey背后,手指卷着小乌龟的尾巴轻柔地摩擦,一直到入口的位置,

“我认为有一个技巧应该尽快掌握,那就是如何使全面利用魔法,你不仅可以使用火焰,链条和传送门,你能想象到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有一个咒语。”

Mikey疑惑地歪着头,

“集中注意力,深吸一口气,慢慢吐息,你可以感觉到我的手指和老二散发出的热量,”他的手指放在Mikey的入口上,感觉着那块敏感的皮肤抽搐和条件反射式地收缩,“嘘,放松身体,想象着你的身体为我打开,变得湿润,这样接下来我就不会伤害到你了。”

Mikey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乖巧地点点头,逐渐放松了身体。Leonardo的手指不停地在小乌龟的穴口活动着,逗弄着,揉搓着,直到他的手指浅浅地插入柔软的内里,Mikey的身体对侵入做出了反应,光滑的粘液浸湿了Leo的指尖,他保持着深度让手指移动,直到整个穴口都变得粘腻光滑。

“好孩子,”Leonardo赞许道,“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他的手指推进更深的地方,放松的身体几乎畅通无阻,Mikey仰起头大声呻吟,但是Leo快速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Mikey的声音很大,没有战斗的疲乏,而是充满了年轻的稚嫩,Leonardo很确定整个巢穴都会被Mikey欢快的叫声唤醒。

他深深地吻着小乌龟,手指在Mikey的泄殖腔里抽插着,确保那个奇妙的咒语已经全然生效,然后抽出了手指。小乌龟立刻抱怨起来,他低声笑着,没有打断他们的吻,手指移动到Mikey的臀部,把小乌龟抱了起来,在他怀里颤抖的年轻身体更加兴奋了,可爱的阴茎抽搐着打着拍子,尖端渗出一连串晶莹的水珠,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他不紧不慢地引导着Mikey,把小乌龟向下推向他粗壮的老二,直到它紧紧抵在小乌龟光滑而敞开的穴口上。Mikey的身体慢慢沉了下去,让硬热的肉块一点点滑入身体,精巧的甬道一寸寸裹住他的老二,让Leonardo在接吻中低声呻吟。

渴望和喜悦的声音被越发炽热的激吻吞噬了,随着Mikey的身体逐渐吞下更多尺寸,Leonardo抓住了Mikey的屁股,舌头在Mikey的口中用力搅动着。

味道和他记忆中如此相似,比他最后一次吻Mikey的时候多了一些更让他兴奋的东西。当他们完全嵌合在一起的时候,Leo结束了这个吻,Mikey的表情意乱神迷,Leo知道即使他们现在被抓包了,他也不可能停下。

“爸爸在你的身体里的感觉怎么样?”Leonardo问,

Mikey的脸少上红扑扑的,蓝色的眼睛明亮而湿润,他的胸口起伏的很快,企图屏住呼吸,

“感觉太好了,爸爸。”小乌龟温和微笑,他的手仍然放在Leonardo的胸口上,身体颤抖着,默默地乞求Leo允许他开始动。

“现在做个好孩子,骑着爸爸自己动。”Leonardo慢慢靠向沙发靠背,热切地注视着Mikey。小乌龟毫不犹豫地抬起身子然后滑了下去,Leonardo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Mikey熟练地起伏着的身体,仿佛他已经练习了很多年了,他忍住了几乎快要跑调的呻吟赞扬着小乌龟惊才绝艳的骑术,

“是的,就是这样,做爸爸的乖孩子,骑在我的老二上,直到我射出来。”

Mikey点了点头,他的动作仍然很慢,把自己拉起来直到Leo的老二顶部卡在穴口,再深深地坐下去。Leonardo呻吟着,柔软内壁拖拽、挤压着他的老二,当小乌龟习惯了这种感觉之后,他能感觉到Mikey体在为他抽搐。

Leonardo没有试图掌控节奏,年轻的Mikey并不习惯做爱,他需要先适应,尽管Leo从过去,或许说从未来的经历中早已经知道,Mikey最终会摆脱这种羞怯,真正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告诉我那是什么感觉,”Leo鼓励他年轻的弟弟。Mikey张开嘴,一声轻微的呻吟从他喉咙里溢出,他再次将Leo的老二全部坐了进去,这几乎让他攀附Leo胸口上的手指都在颤抖。

“也许你可以给我描述下?我的老二在你身体里什么感觉,你可以感觉到你的身体有多么饥渴吗?”

“它……他太大了,我……它几乎把我整个撑开了,”Mikey呻吟着低声说,

“你的动作太慢了,难道你不想继续吗?你的身体显然想要更多,”Leo说。

Mikey再次呻吟,他稍稍移动了下位置,臀部起落得更快,身体随着每一个动作而颤抖,

“嗯……”他抽搐了一下,然后继续让Leonardo的老二快速滑入体内,这次小乌龟睁大了眼睛“天啊……嗯啊……”

“看来你找到有趣的地方了。”Leo露出一丝会意的微笑“那是你最喜欢的地方,这几天我会用我的老二狠狠插进去一次又一次鞭打那个位置。”

他的话显然让小乌龟开窍了,Mikey开始更加用力的操Leo的老二,“天啊……这真的……啊,是的,我……我想要,求你了……我想要它,”Mikey急不可耐地恳求。

“求我什么?”Leo问,他再次把手放在Mikey的屁股上,

“求你了,爸爸,操我吧,”小乌龟从善如流。

Leonardo咆哮着,抓住Mikey向前推去,他双唇紧闭,把小乌龟压在身下,用力猛击。因为位置突然改变和疾风暴雨的蛮力冲击,Mikey的整个身体颤抖着,Leonardo没有让步,也没有给Mikey时间适应新的体位,他用力抽送着,几乎把小乌龟操进沙发垫。

Mikey的尖叫被吻打断了,他想要伸手抱住Leonardo,但是另外一只乌龟比他的身形大得多,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攀附着Leonardo的肩膀,堪堪抓住他的手臂。

Leonardo结束了这个吻,他低下头深深地呼吸,凝视着Mikey,“好孩子,你做的很棒,简直是为了我的老二而生的。”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Mikey不停呻吟,身体因为愉悦而颤抖,“爸爸,天啊,这也太棒了,求你了,别停下来,爸爸不要停下来,”小乌龟啜泣着请求。

Leonardo闷哼一声,撑着手臂,毫不留情地撞击着Mikey,那些可爱的乞求让他的老二在Mikey的身体里剧烈抽搐,“不会的,”Leonardo喘息着,“我永远不会停下,好孩子,你的身体是我的。”

小乌龟在Leonardo有时间阻止他之前仰头叫了起来,Leonardo在那种甜蜜的抽缩挤压下低声咆哮着释放了自己,精液淹没了甬道,他向后仰起头,让每一滴精液悉数注入身下颤抖的身体。

Leonardo眯起双眼,看着巢穴上方,身体仍然在抽搐,享受着释放的快感,当他看到年轻的自己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我给了你想要的,你该对我说些什么呢,Mikey?”Leonardo循循善诱,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年轻版的自己,

“谢……谢谢你,爸爸。”Mikey喘息着说,

Leonardo慢慢低下头,看着胸口被自己的精液搞的一塌糊涂的小乌龟,他笑了“在你的兄弟们醒来之前我们该去你的房间休息了。”

Mikey疲惫的点点头,当Leo抱起他离开的时候,小乌龟再次发出一阵满足的鼻音。Leo再次看向楼梯,年轻的Leo已经不在那里了,他并不感到惊讶,而是觉得好笑。现在他再也无法打消这个美妙而好奇的想法了:

操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The End. The End.

我的lofter:https://www.lofter.com/

我的Mastodon:https://me.ns.ci/@babe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