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留下爱的痕迹的地方…(AU,紫橙)

TM2003

紫橙

灵感自配图,图源IDW联动漫画,Mighty Morphin Power Rangers-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02

主要角色死亡!主要角色死亡!主要角色死亡!

1

我向依附在岩石原子之上的永恒祈祷……

8岁的米开朗基罗已经能自己读简单的儿童故事绘本了,比如说《钥匙屋》《你看起来很好吃》或者安徒生童话,

他已经能够理解一些词汇在浅层意义上的概念,比如说“结婚”,“爱”和“永远”,

在小乌龟的脑子里,这些词汇是童话故事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每天都带着虔诚又期待的心情,听他的父亲或者他最喜欢的哥哥为他念这些故事——

这些童话的魔力足以蛊惑一个生在下水道长在下水道的小乌龟,于是远在更快的滑板,皇后乐队的新专辑和限量版coverRE的超英漫画之前,和心上人一起走进婚姻殿堂成了米开朗基罗童年的第一个梦想,

在一个充斥着李奥纳多和拉斐尔打打闹闹的平凡早餐桌上,家里最小的乌龟做了一个决定。他咽下了最后一口麦片,从拉菲和李奥的战场抢走了这场战争导火索的焦点,最后一个栗子蛋糕——然后在拉菲骂骂咧咧的吼声里,轻车熟路的从父亲的袍子底下钻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向多尼的秘密基地跑去 了。

是的,秘密基地,3个破沙发那么大的空间,以三合板和防水布和LED灯搭起来的小屋,里面堆积着各种多尼从下水道搜罗来的“财宝”,米开朗基罗一直都不太明白那些嗡鸣的线圈,震动的垫片,劈啪作响的电极,还有氤氲冒着白气的冰块到底是怎么在他最聪明的兄弟手里面变成一个个魔法道具的,

“请求进入战略指挥部,多尼上尉。”

他嫩生生的提高声调,否则他那个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哥哥可能听不到,多尼告诫他一定要提前给他打招呼才能进来,否则尖锐的玻璃或者螺丝可能会扎到他的脚。

“请求允许,米开朗基罗一等兵。”

他最聪明的哥哥从一个废弃的空调外机后面探出头,小心地收好焊枪,取下了那个对他来说有点太大了的防护面具,这才摸出了那个黑框眼镜,目光落在了他弟弟手里的栗子蛋糕上,

“哦,我又忘了吃早饭了,”他抱歉的说,

“没事,我给你留了这个,”米开朗基罗顺便把桌上的杯子也拿了过去,里面是早些时候他给多尼煮的热可可,放了好多棉花糖,多尼显然一点都没有喝,杯子已经变温了,那些棉花糖经化成奶油。

“谢谢,麦奇,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可能真的连午饭也要错过了。”

多纳泰罗感激的说,随即贪婪地喝了一口热可可,坐在旁边的垫子上,一边招呼他最小的弟弟跟他坐在一起,然后摘下栗子蛋糕上的樱桃,放进米开朗基罗嘴里。

他的弟弟没有像以往一样给他一个响亮的吻,而是若有所思的开口了,

“多尼,我是你最喜欢的兄弟,对吗?”

“当然,麦奇,”多纳泰罗眨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最小的兄弟,当时他年纪尚浅,还不太懂米开朗基罗到底日后是怎么修炼出那些曲折婉转思路清奇的套话陷阱的,

“那我们结婚吧?”

多纳泰罗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的弟弟, 下意识地思考了下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然后艰难的开口,

“呃…麦奇,只有两个相爱的人才可以结婚的,”

“你不爱我吗?”

米开朗基罗听起来像是他刚刚不小心毁灭了世界,

多纳泰罗瞬间就心软了,

“当然爱。”

他毫不犹豫地说,并且在余生都从未动摇过这个信念,“可是…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他弟弟完全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兴奋地晃着小腿,那条小尾巴在软垫上兴奋地拍打着,仿佛已经开始在想象美好的婚后生活了,

“如果我们结婚,就可以生好多小乌龟跟我们一起做游戏。”

“不要!李奥和拉菲已经够了。”

多纳泰罗摇摇头,想想他另外两个天天打打闹闹的兄弟,没头脑和不高兴。

“我们结婚就可以睡在一起啦!”

“不要!你睡觉总是磨牙。”

多纳泰罗又摇摇头,实际上他们刚刚分开睡不久,他们的父亲觉得他们已经到了需要独处空间的年纪了,而米开朗基罗是唯一对这个决定感到沮丧的乌龟。

到底是哪里呢?

多纳泰罗没能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那多尼来做我的新娘吧!”

米开朗基罗笑的见牙不见眼,

“不要!我个子比你高,我才是新郎。”

比桌子高一点的多纳泰罗向还没桌子高的米开朗基罗再次摇摇头,坚守住最后的底线,

他弟弟那双海蓝宝一样可爱的大眼睛弯成两道幸福的细缝,让多纳泰罗有一种几乎要沦陷其中的危机感,他不知道的是,之后的很多年他都被这个笑容吃的死死的,

“好吧,那我来当多尼的新娘,”

米开朗基罗的年纪并不具备认识到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学识,于是他干脆地答应了,反正他总有一天不需要垫脚也能亲吻到他哥哥,

“我想想,新娘子需要一套婚纱和头纱,还有…小王冠!”

“好的,我想我可以用硬纸板给你做个裙撑,然后找一些尼龙绳捆在上面做出来蓬松的效果,还有塑料泡沫…这些都挺好找的,但是…”

多纳泰罗的大脑已经开动了,他已经想好了哪里可以找到这些包装物料,

“我要小王冠!”米开朗基罗郑重宣布,

“当然了,我可以找到金色的易拉罐,五颜六色的纽扣和玻璃珠可以让它看起来很棒,但是…”

等多纳泰罗意识到他又被弟弟一系列五花八门的要求搞得团团转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他花了一整个晚上用外太空金属和失蜡法做成了一枚结婚戒指,这种外太空金属来自于他们第一次去地面遇到的TCRI变异原瓶子上的金属件,纪念他们第一次见到世界真正的样子。

“我还想要——”多纳泰罗把戒指装进盒子,转身捂住了他弟弟沾满糖霜的不知恬耻的嘴,

“嘘,首先…我们需要一套正装。”

西装好说,每年他们都能在垃圾站找到成堆的破衣服,但是合身的西装实在是太难找了,所幸米开朗基罗是个手工天才,他用了一整瓶胶水把黑塑料袋糊在纸板上,给多尼剪裁了一套贴身的西装。

实在是太帅气了,米开朗基罗激动的围着他的人台转圈,他最终放弃了用宣纸扎领花,而是偷偷从李奥纳多的床单上剪下了一块浅紫色的布条缝了一条领带,当他拿去给他哥哥献宝的时候,多尼脸温暖的微笑让他感觉偷偷去李奥纳多屋子里冒险一切都是值当的,于是他再次四仰八叉地躺在秘密基地的地上宣布,

“我要长长的头纱!!”

去哪里找长长的头纱呢?

多纳泰罗挠挠头,这个要求着实让他苦恼了一阵,长保鲜膜可能会在风中变成一个卷曲的长条,太多尼龙绳流苏会非常沉重,他必须找到一块足够轻盈的料子。

接下来的两天,他都在加班加点为巢穴搭设电线,然后趁夜跑到一个街区外的空调厂找他需要的东西,所幸小乌龟没有花费很长时间就找到了他要的东西——

一张用来包装大型商用中央空调室外机的气泡纸膜,当小巧的LED灯泡缠绕在上面的时候,既不会点燃它,又能散发出星星一样朦胧闪烁的光芒。

得到头纱的米开朗基罗兴奋地拉着他在地上又蹦又跳,他当时还不太会跳舞,却已经显现出惊人的舞蹈天赋,在拉着多尼转圈的时候,兴奋地亲吻他哥哥的面颊,多纳泰罗不得不把他推开,以免自己被米开朗基罗的口水洗脸。

“现在我们还差一个蛋糕,”

“哦,对了,蛋糕。”

接着他弟弟骄傲的对他说,“我要亲自为我们的婚礼烤制蛋糕!”

直到米开朗基罗掀开了道场几乎三分之一的木地板,多纳泰罗这才恍然大悟,米开朗基罗竟然接连两年的万圣节都攒下来这么多巧克力和糖果——

米开朗基罗用它们做了一个小巧的二层蛋糕,等到那些巧克力酱凝固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两个紧贴在一起的卡通大头纸片立牌固定在蛋糕顶部,还用牙签在多尼的豁牙位置挖了个洞,

米开朗基罗满意于自己的杰作,他咯咯笑了,这样风吹过蛋糕的时候,他和多尼就不会被吹走啦,多尼还会发出吹口哨一样的呼呼声。

——然而唯一不满意的一点是最后他只能用蓝莓酱书写“Donnie&Mikey”,因为他忍不住把黄桃酱都吃完了。

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

在他和多尼约定的那个晚上,小乌龟翻来覆去,他太兴奋了,根本睡不着,他有点担心自己的蛋糕,因为秘密婚约,他只能把蛋糕放在多尼的实验室冰柜里面,他担心那个时不时断电的冰柜可能会导致蛋糕融化,他在动画片结束后都没没能和多尼说上话,他只能希望多尼早点把蛋糕带出巢穴。

直到师傅合上他屋子的门,直到他的静默闹钟发出一阵光彩斑斓的光效——就连这个闹钟也是多尼为了“秘密结婚”特别制作的,小乌龟飞快地跳下床,穿上了他的婚纱,他的的动作井然有序,毕竟他已经试穿过无数次了,

“哇哦,多尼,你看起来真是,太棒了……”麦奇几乎按捺不住自己雀跃的欣喜,他的哥哥穿着合体的正装,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有点可爱,当然了,这都是他米开朗基罗的功劳,

“嘘……”他哥哥用手指在他的嘴唇上碰了碰,“小声点,麦奇,你会把大家都吵醒的。”

他们牵着手,一路笑着跑过长长的下水道,来到了中央公园的下水井,多纳泰罗掀开了井盖跳了出去,然后把手递给他的新娘,

午夜的中央公园充满了静谧的恬美气息,花香浮动,星辰闪耀,将深邃的夜空点缀的神圣而美丽。

“天啊,多尼,这里真美了!!!不过我们不能告诉别人,”米开朗基罗惋惜地说,“师父会生气的。”

他蹦蹦跳跳地跑向花坛,折下花坛里的玫瑰,小心地给多尼别在领子上,他的未婚夫——多纳泰罗,正在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偷偷来上面已经打破规则了,如果被人看到就太危险了。

虽然婚礼应该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完成,但是秘密结婚的乐趣就在这里,

而且没有关系,星辰见证的婚礼亦是被神所祝福的,还有比这更炫酷的永痕契约吗?

“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做?”

“按照书上说的,我们该宣读誓词,交换戒指,然后…”

“然后?”

多尼脸红了,米开朗基罗眼中的星光比天上的星星更好看,

“我们要接吻,然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仿佛害怕惊扰了天上的星星。

“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多纳泰罗推了推鼻梁上对他来说显得太大的黑框眼镜。

“接受米开朗基罗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贫穷或富贵,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接受多纳泰罗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贫穷或富贵,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米开朗基罗深深吸了口气,他尚且年幼,并不太理解其中深意,但是他能感受到这段誓言中的神圣,幸福在他的面颊染上两朵可爱的红晕,

“交换戒指?”他做了个鬼脸,

“交换戒指。”

多纳泰罗有点笨拙的为米开朗基罗戴上他准备的戒指,他弟弟为他准备的戒指是一个可口可乐的一拉环,不过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一拉环,上面打着字码,写着“50元,恭喜中奖”——50元大奖的易拉环可不常见,他们要拾几千个易拉罐才能遇到一个。

看着多尼巧克力色的眼睛惊喜地睁大了,米开朗基罗感觉特别自豪,之前夜夜在下水道里找易拉罐的努力在这个瞬间得到了回报。

多尼温和地笑了,他在米开朗基罗的眼睛里看到了跟他一样的东西,幸福。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亲吻米开朗基罗,即使他是所有兄弟中最聪明的那个,即是他们早已习惯了亲昵的亲吻,他仍然觉得这个吻意义非凡…

米开朗基罗又开始舔他的豁牙了,算了…多纳泰罗想,反正说了他也不会听,但是他希望这就是故事的结尾。

【各位小伙伴也可以把这里作为结局,不看下面的部分哦】

很多年后,

直到米开朗基罗在斯道克曼的实验室里找到那枚易拉环之前,他都不信多纳泰罗已经死了。他早就失去了自己的结婚戒指和带着它的那只手臂,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想起多纳泰罗曾经给他念过的睡前故事,故事的大概已经忘记,唯独那句话,记忆犹新,恍若昨日——

我们终有一日会死在这冰冷的宇宙里,

尸体化为尘土,将永恒飘荡,直到成为星辰的一部分,

而灵魂则会回到故土,回到我们曾经相爱过,誓死捍卫的地方……

The End

我的lofter:https://www.lofter.com/

我的Mastodon:https://me.ns.ci/@babe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