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具》(LR+DM →OT4,肉渣)

TMNT2012+AU我流理解

正处在LR和DM互相捉对的过程中以及向OT4发展的趋势里

道具play有性暗示,无具体描写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看这群Krang开趴?”

Michelangelo第二次向身边的哥哥们提问,惹来了红头带的变种龟介于发火边缘的一声怒哼,和长兄的一副“我真是操Raph都不扶屌就特么服你”的痛苦扶额呻吟,

“因为我们计划要在这个外星聚会上偷袭Krang首脑,用吹针给它下毒。”Leonardo再次耐心地为弟弟解释,然而就当队长正打算用更加简洁的词汇给幼弟讲解第三遍的时候,

“淦哦!讨论计划的时候你又在脑子里养金鱼!”对Michelangelo犯蠢再也无法忍受的Raphael伸手对着幼弟的龟头就是一巴掌,

“什么?!这跟我想的不一样!”最小只的变种龟对三哥的巴掌充耳不闻,他帅气地摆过头,突然跳了起来,整个上半身都暴露在隐蔽处之外,

“Mikey!你在干什么,你会被当成乌龟靶子的!”领袖焦急地小声劝阻,

“我不想在这里看他们开趴!我还跟Leatherhead约了一起去游乐场玩!现在过去还能万圣节大游行。”天啊,Leatherhead一定已经在去游乐场的路上了,那里至少离这有七八条街!

“你是憨批吗?!!”

“Mikey,快趴下!”

在兄长和火爆二哥紧张又愤怒的逼逼声中, Michelangelo的眼神逐渐变得决绝,

“Mikey,听好了,”一直没说话的Donatello取下了头顶的红外辐射眼镜,拎着绳带在手中摇晃,像是斟酌了片刻,这才不紧不慢地看向撅着嘴,执意打算跑路的幼弟,

“如果你能在这里安静听话,等拿到Bisharp的控制芯片我就给你买一只美式热狗和香脆玉米卷。”

“可是我…已经答应Leatherhead…”最小的家庭成员立刻对这份许诺表现出十分的犹豫——毕竟父亲教他要言而有信,答应的事情总是要做到,Leatherhead早两天前都跟他约好了,而且他确实很想去参加园游会。当然他也很想吃玉米卷,他最爱吃的那种泰式咖喱玉米卷在最近三个街区已经脱销了,Michlangelo不知道他紫头带的哥哥到底怎么给他弄到这种零食,但是Donnie是他的魔法师,总是能给他变着花样弄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随着下面一片“Krang~Krang~Krang~”的呼声,Krang首脑飞了下来,而 Michelangelo固执地站在那里,仍然在Leatherhead和美式热狗玉米卷中间艰难地抉择着,这种煎熬的取舍对这只年幼的变种龟来说,实在是超越他(心理)年龄的灵魂鞭挞和苦痛折磨。

“今晚你可以在上面。”紫头带的忍者单手撑起脑袋,抬头瞅着幼弟带着点婴儿肥的下巴,不冷不热地补一句,

“成交!”橙色头戴的小乌龟立刻乖巧地趴了下来,仿佛听到口哨的小狗。

“喔哦!!!”这下轮到另外两只瞪着眼睛,一脸“卧槽”地看着Donatello,

“Donnie你不会真的要……”

“为什么不,”Donatello撩起一边的头带,重新戴上夜视眼镜,“我几时骗过他?”

“都是你把他惯成这傻样的!”红头带愤愤地抱怨里带着点柠檬的清香,

“你揍他就有用?”紫头带的天才调整着头侧的旋钮,轻描淡写地反问。幼弟贴在他大腿外侧的脚立刻欢脱地晃了起来,对于看Donatello怼Raphael这种戏码,Mikey向来不吝啬给予瓜子汽水爆米花的喜闻乐见。

Raphael顿时哑口,从他打小记事,娱乐活动除了沙包弹球、《美食忍者》就是追在最小的弟弟屁股后面围追堵截。揍也揍了十几年了,而mikey也不曾因为年纪增长就不再对他作死,就算他今晚上揍了Mikey一头包,第二天早上Mikey还是会在他洗澡的时候往浴室里扔烟雾弹,他这家暴式教育换来的不过是风风雨雨,雷打不动的麦式作死。

而对此,家里另外鲜少被选作调戏对象首选的两只,在幼弟的教育问题上明明身负重任却总是纵容有加,就像Donatello说的那样,“别人家的弟弟都会打飞机了,我家弟弟还在挨哥哥的打。”

诸如此类的冷嘲热讽,让最近几年在追逐战中逐渐落了下风的Raphael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宠他,只是没想到,”Leonardo惊讶地压低声音,“床上地位的问题你竟然也有商量的余地?”

“Mikey才刚度过一次发情期,他还有好多东西要学。”紫头带的变种龟撩起嘴角,再次摸出了吹管,将麻痹神经的毒素针剂填了进去,瞄准会场中央那颗粉色的气球。

最年长的变种龟斟酌着自家二弟意味深长的话里有话,一个突然萌生念头让他也轻笑了起来,Leonardo在红头带变种龟看不到的角度撩起嘴角,那姿态与紫头带的那只简直如出一辙。

“可怜的Mikey,”Leonardo为自家幼弟点了个蜡,声音里却听不出多少怜惜的成分。紫头带的变种龟闻言动作一滞,他好脾气地放下吹管,眯起棕红色的眼睛迎上领队悲天悯人的目光。

“Donnie,是不是我们该去买个团票围观下你久硬不射?”

身后的火爆兄弟伸着头恶俗地抱怨,而冷色组的对视片刻,Donatello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半大不小的东西丢给了蓝头带的兄长,Leonardo默契地接住,手腕翻转之下那个玩意已然不见了——而这把高清无码的骨科py交易,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须臾之间,♂ark 成了共识。

“记得别把开关按到底,否则出了事故我可不负责。”

Donatello这才举起吹管,干净利落地吹出毒箭,巨大的粉色气球发出一声怪叫,倒在一边昏迷了过去。

当夜,

“啊啊!不……求你Donnie…,我不要……”

“嗯…!!我要……放我下去……求啊啊啊……”

Michelangelo泫然欲泣的哭声,混合着断断续续的委屈抽噎,听起来黏黏糯糯,像是某种甜腻的蜜糖,顺着通风管道飘进室内撩人心神,Leonardo平缓地吐息着,结束了冥想。

“看来Mikey还是学了点新东西,”躺在他身边百无聊赖地翘着腿的红头带变种龟槽了一句,把漫画翻得呼啦啦乱响,显然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在上面不意味着就是当操的那个。”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第一次学会这课的时候什么样了?”

领袖捏灭了蜡烛,转身抽出兄弟那本《美食忍者》大结局,瞟了一眼,随即翻身覆上对方的身体,在昏暗的烛火里露出邪佞的轻笑,像是享用猎物的餮足,危险又迷人。

“哦,Raph,我都不知道你能倒着看书了,”

他擒获了弟弟那双因为窘迫而有些不自在的翠绿色的眼睛,将它们钉在自己的视线里,Raphael仍然不太习惯这种时刻,虽然他们已然进行了无数次性爱,远比Donatello的苦心孤诣放长线钓大鱼式的养成计划要早得多,拥有彼此。

可他总是会因为羞赧而显得不自在,却又硬不起除了生殖器和嘴之外的地方。

“Mikey还能倒背时间简史呢,我就不能倒着看书?”

红头带的变种龟堪堪回嘴,下一秒尾巴根处就抵入一个膝盖,温凉的触感让紧贴的部分涌出一阵滑腻,他克制住想要夹紧腿的欲望,那是另外一个陷阱。也不去看兄长慢条斯理地解下绷带的样子,那让会让他心跳加速,浑身燥热,就如同一份六分熟的牛排,没有太多血腥气,也足够鲜嫩多汁,等待着被茹毛饮血,拆吃入腹。

“啊啊啊啊——我不要了!!!太深了……我要下去……啊!!Don——!”

Leonardo压迫在弟弟脖颈动脉上的犬齿还没来得及留下痕迹,Mikey那独有的,带着颤音的稚嫩尖叫声就戛然而止了。

well……

无论Donatello是不是他们四个兄弟中最粗的那个,他都毫无疑问是最长的那个。

无论Michelangelo是不是四个兄弟里最快的那个,他都毫无疑问是最“小”的那个。

对于隔壁房间正在上演一步到胃的人间惨剧,Leonardo在不含而立之余,还是有那么一瞬间为自己的出卖感到后悔。

可当他倾身含住Raphael的嘴唇,摸到枕头下面那个玩具的时候,这想法就立刻抛诸脑后了。那个精致的,光滑的东西,盈盈一握,比自己的尺寸略细,想必是Donatello按照自己的尺寸制作,打算给幼弟上生理课的“教具”,他的手在枕下摩挲着,找到了那个小巧的开关。

性器胀痛,让Leonardo微微略微颦眉,继而顺着温热的肌肉咬了下去,身下的身体立刻条件反射地弓起,贴入怀中,所有坚硬,湿润,柔软,都箭在弦上。他的三弟不论如何伶牙俐齿,脾气火爆,甚至对他恶言相向,拳脚相加,这一刻却是全情投入的顺服。

没有什么能让Raphael顺服,也没有什么能比Raphael的顺服更让他坚硬。

Donatello说什么来着?

开关按到底?

他合上深蓝色的眼眸,将Raphael毫无章法的舌尖吸入口中,用力吮吸。

THE END

我的lofter:https://www.lofter.com/

我的Mastodon:https://me.ns.ci/@babe1984